Tuesday, November 18, 2008

我下个新发型?!!

Thursday, November 13, 2008

价值观

有一对夫妻为了三角钱吵架,结果妻子服老鼠药自杀。这一对夫妻是菜贩,争执点不过在于,太太生性较大方,将一把应该卖八角钱的菜。以五角钱卖给一位熟客,丈夫念了她几句后,争端扩大,她想不开。

为三角钱反目当然很不理性。但问题不在于那小小的钱,那些钱只是导火线,背后燃烧的炸药,是两人长久以来因为金钱价值观不合而堆积的怨怒。

取至:《聪明女人学投资》

田没了

田没了,当要准备心情与金钱好在适时耕种时,田没了。
现在只好等待新的一块吧

等待上帝再供给新的一块田

不知干得及在适时播种吗?不知新的一块田是如何的呢?不知。。。

信心和耐心的等待是我要学习的功课吧
上帝

地上最小却什聪明

沙番








箴言三十:二十四至二十八节


蚂蚁是无力之辈、却在夏天预备粮食.

沙番是软弱之类、却在磐石中造房。

蝗蟲沒有君王、却分队而出.

守宮用爪抓墙、却住在王宮。

Tuesday, November 11, 2008

章小蕙


  章小蕙与钟镇涛(网友供图)

  事实上是1997年香港房地产泡沫导致我们共同的投资失败,并不是我挥霍搞得钟镇涛没钱了。

  听


朋友说书中有不少骂我的话,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没有放下。

  如果不是以前买衣服训练出的鉴赏能力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生意,你们只看到我买衣服,没看到我学知识。

  她是一个“话题女王”:据说前夫钟镇涛因其挥霍无度破产,于是有了“拜金女”的骂名;演《桃色》,大秀身段,所以有了“性感美妇”的称 谓;而今,她又成了好莱坞监制。虽只在娱乐圈的边缘游走,章小蕙的知名度却绝不亚于任何一位一线女星。日前,章小蕙终于面对媒体,首次就自己与前夫钟镇涛 的恩怨、自己的生活状态进行披露。特别是对于“败家”的罪名,章小蕙说自己已经背了好久,这次要出来说清楚了。

  恩怨  他破产不是因为我

  “事实上是1997年香港房地产泡沫导致我们共同的投资失败,并不是我挥霍搞得钟镇涛没钱了。”章小蕙说,“为什么不争辩?”记者提醒 她,在以往的多数报道中,她这个“女主角”往往缺席。章小蕙撇撇嘴,不屑地说道:“我们离婚7年他才宣布破产,可大家认为罪魁祸首还是我,人们太喜欢理所 当然。”章小蕙说,钟镇涛的《麦当劳道》一书里有很多关于她的内容,“听朋友说书中有不少骂我的话,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没有放下。”

  章小蕙说自己是一个往前看的人,和钟镇涛离婚后,她一人承担了2.5亿的债务,“但我没有四处去求同情,我从来都不是一个逃避的人,我的孩子叫我是专门处理事情的人,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就没事了。”忆及往事,章小蕙轻描淡写。

  谋生  写稿开服装店拍片

  刚离婚的时候,章小蕙不仅没有工作,没有房子,而且还要供养两个孩子和自己。“境况这么困难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活不下去。”章小蕙离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为杂志写稿,“每月4万港币,生活费算是有了着落。”后来在英皇老板杨受成的帮助下,她开了一家服装店。

  “饭可以不吃,衫不可以不买”是章小蕙一直挂在嘴边的话。她在香港开的服装店,刚开始因为没钱进货,卖的都是自己的二手服装。服装店第 一年就赚了2700万元,第二年赚了2300万元,后来章小蕙干脆在香港做欧洲名牌服饰的生意和代理。这样的成绩让章小蕙为自己的“奢侈”找到理由,“如 果不是以前买衣服训练出的鉴赏能力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生意,你们只看到我买衣服,没看到我学知识。”

  虽然生意很好,但章小蕙还是觉得累:“早上7点起床,写稿,给孩子做早餐,送他们去学校,然后去店里工作,回家再照顾孩子,他们做 作业,我写稿子。”凭借电影《桃色》打开好莱坞市场后的章小蕙,生活不再窘困,并又开始了大笔花钱,外界对她的奢侈生活多有微词,面对流言,章小蕙淡淡 道:“没办法,即便我一分钱不用,他们看到的也是浪费。”

  慈爱  帮儿子打扫宿舍卫生

  章小蕙对孩子也很大方。她让儿子毛豆在美国读每年学费5万美元的学校,并因想念儿子曾一个学期飞往美国五次。每次章小蕙去学校看望儿子 毛豆,都会穿得很朴素,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为儿子的宿舍打扫卫生。儿子的同学会以为她是毛豆的姐姐,而毛豆也经常像朋友一样过问妈妈的感情。“有一次他 看到学校里面一个很帅的军官,就跑过去要电话号码,说要把妈妈介绍给他。”章小蕙说道,还有一次在餐厅吃饭,有个男人过来搭话,毛豆很严肃地说:“你请回 吧,我妈妈不喜欢大力水手样的男人。” (据金鹰报)

  娱乐视线

  被隐瞒和扩大的章小蕙

  -阳光

  评价章小蕙是件很难的事情。她集美丽和败家于一身,仿佛一个专为物质和虚荣而生的女人。但是,撇开这些,章小蕙其实还有很多面———她 自强,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,开专栏、卖衣服,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养家;她淡然,面对前夫的指责,一笑而过,面对媒体的炮轰,不动声色;她也许不是一个贤妻, 但却绝对是位良母,为了儿子的前程,她潇洒挥金,也曾一个学期飞往美国五次;她并非只懂漂亮,其实也很知性,咀嚼她为杂志写的专栏文字,也算是个有内涵的 女子。

  而且,或许,章小蕙从来就不是媒体所说的那样。有些缺憾是否被肆意扩大?有些优点又是否被刻意隐瞒?如果花的是自己的钱,那么,章小蕙不必接受道德的审判。